老婆是顶级Alpha,我该怎么办_184、番外 七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滴——滴——滴——

眼前漆黑一片, 周围很安静,只有仪器发出的提示音。

容时试着睁开眼,却没用,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
这是在做梦?

不知道过去多久,远远传来开门声。

他精神一绷,却又在下一刻放松下来。

这个脚步声,就算不看也知道是宋小猫。

“咳咳——咳咳咳——”

咳嗽声由远及近。

怎么咳得这么厉害?又没好好休息?

脚步声在耳边停下,容时能感觉到对方坐得离他很近。

轻微的咔嚓声, 像是金属卡扣打开的声响, 有什么东西被放到台面上, 空气里逐渐弥漫起他熟悉的酒味。

果然是他。

“容时——”

容时右手一热,被一只修长的手牵住。

不对, 这个声音这么沙哑, 听着不像宋小猫。

声音停了许久, 语气沉重:“对不起,眠眠我保不住——”

眠眠?怎么会扯到他?

容时反应过来, 这声音听着熟悉又不像宋小猫,难道是大美猫?

“医疗团队给了最终答复, 你爸爸的基因被改动过, 极不稳定的那部分遗传给了眠眠, 要是在第一次进入发情期前治疗也许有治愈的可能,现在已经错过最佳治疗时期——”

“你是这样, 眠眠也是这样, 咳咳——”沙哑的声音自嘲道, “真要让我做孤家寡人?”

容时听得心疼,努力想回牵他的手,可惜身体完全不听使唤。

“我没耐心等了。”低哑的声音说, “时光机已经试验成功,理论上可以让你回到18岁,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,但——”

果然是前世。

容时的猜测得到了肯定。

他梦到了丧失的那部分记忆。

“成功率不到万分之一,记忆、身体、时间、空间可能出现偏差,一切未知状况都有可能发生。”

“或者接受手术,成功率是1%。”

“你愿意接受手术,还是回到过去?”

这一刻,容时感觉到沉寂已久的身体突然传来一丝悸动。

他借着这一瞬间的感觉,用尽全力回牵对方的手。

滴——滴滴——滴——

仪器发出了第二种提示音。

容时感觉到手心里的指尖在颤抖。

“第二种?”沙哑的声音笑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哽咽,“真巧,和我想的一样。”

“别怕,我会和你一起。”

太冒险了!

哪怕知道小猫会成功,可还是让容时心口狠狠揪了一下。

自己冒险是一回事,让喜欢的人冒险又是另一回事。

突然,手心里的温度消失了。

慌乱中容时猛地睁开眼,白光刺得他微微眯眼。

短暂的适应后,他逐渐看清周围。

这里是国王的寝宫。

一头金色长发的alpha男子背对他站在床尾,身穿曳地的黑色长裙,层层叠叠的黑纱像羽毛,轻飘飘地落下。

像只黑天鹅,优雅到了极致,疯狂到了极点。

这不会是——婚纱吧?

容时一愣。

不用他猜alpha就转了过来,一双浅色的桃花眼看着他笑。

“这么慢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看到正脸,容时瞳孔地震。

猫猫竟然真的穿婚纱了!

可裙摆一侧为什么开叉?

还开得那么高,大腿都露出来了!

怎么光着脚?地板不凉吗?

“你、你怎么穿上婚纱了?”容时听到自己的声音很紧,还不自觉地结巴。

宋瑜缓步走过去,不甚在意地撩了一下颈侧的头发:“不是你让我穿的吗?”

看着他靠近,容时心跳失控,根本挪不开眼。

“我好看吗?”宋瑜贴在他身前,笑吟吟道。

容时揽住他紧窄的腰,整个人都轻飘飘的。

alpha穿婚纱是什么畸形审美?

心里这么想,他嘴上却下意识地说:“好看。”

想抱回家藏起来。

气氛正好,就在两人要来一个甜甜的吻时,宋瑜哼笑,嘴里蹦出三个字:“老色|胚。”

容时猛地睁开眼,急促地喘了口气,额头全是冷汗。

房间里一片昏暗,看摆设是他自己家。

他捂着狂跳的心口,搞不懂为什么会做这么离谱的梦。

肯定是因为小瑜说一起穿婚纱结婚,才害他解锁奇奇怪怪的大门。

但那一丝失落是怎么回事?

【01:明明是你太想看才梦到的,老色——嗷嗷嗷!不要禁言,我错了quq】

“我怎么可能想看小瑜穿婚纱?”容时板着脸反驳,眼前自动浮现梦里宋瑜的形象,不自觉地话锋一转,“我只想脱——”

不过,看起来很难脱的样子。

【01:你你你——你暴露啦!】

容时回过神,木着脸补救:“再给他换上正常的衣服。”

【01:脑波显示这句话是假话,骗小孩呢,呵。】

容时:“……”

这战甲不能要了。

叩叩叩——

才凌晨四点,门外传来敲门声,还有容光的大嗓门。

“儿砸,快起床!再不起来赶不上出嫁的好时辰了!”

容时:“……”

当初就该揍他一顿。

今天是他和小瑜结婚的日子。

王室的流程十分繁琐,得大清早就要开始准备。

在连绵不断的敲门声中,容时揉揉胀痛的额角,起床去开门。

过程中,还听到了爸爸无奈的劝阻声。

“老公,你声音太大了,会把喜气冲走的。”

容光:“那我小点声,不然儿子嫁过去不幸福,他得赖我了。”

容时:“……”

手痒了。

他打开门,见纪偌肩上披着外套,忙道:“爸爸,现在还早,您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?”纪偌明显不赞同,“今天你结婚,我哪里睡得着?”

纪偌和容光一起进房间。

容光调出指南针,嘴里念念有词:“东南偏30度角,哦,正好对着院子里的枣树。”

他拉住要去洗漱的容时一把摁在椅子上。

在容时迷茫又危险的眼神里,笑嘻嘻道:“早上由阿偌给你梳头,我给你刮胡子,乖。”

容时:“……”

正说着,纪偌已经拿着梳子站在了容时身后,嘴上背着台词。

“一梳梳到尾……二梳白发齐眉……三梳子孙满堂……”

容时:“……”

子孙满堂?

念着念着,纪偌不禁感慨:“没想到先嫁出去的是你。”

容时:“…………”

“哥?”

身后,眠眠打着哈欠迷迷瞪瞪地走进来。

见他手里拿着指甲刀,容时心里有了个不好的猜测。

“去睡觉。”

眠眠摇头,一屁股坐在椅子旁的地板上,抱着容时的手就开始剪指甲:“我早上有任务的。”

容家人个个身材高挑,眠眠虽身体弱,可11岁身高已经超过一米七了,在同龄人里算中上水准。

这家伙压根没睡醒,连眼睛都睁不开,还给他剪指甲?

容时一动都不敢动,就怕见血。

“地上凉,你搬条凳子过来。”容时道。

眠眠:“不凉,屁股肉多。”

容时:“……”

容光轻轻踢了踢眠眠:“来,坐我拖鞋上。”

“儿砸,下巴抬起来一些。”容光把剃须泡沫挤到容时脸上,拿着剃须刀来回比划,“怎么和给自己刮胡子差那么多?”

容时:“……”

这些真的是王室的流程?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?

容时闭上眼,放弃挣扎。

算了,反正只有今天,随他们闹吧。

同一时刻,宫里所有侍者换上新制服,各个区域在相关负责人的指挥下装点完毕,整个王宫焕然一新。

“这边的花不行!谁让你们用蕾丝做装饰带的?全部换成绸缎!”秦洛快速穿过走廊,边走边纠错,语速飞快,“那边那一串红艳艳的是什么?”

小负责人努力跟上他的速度,边擦汗边道:“是石榴,代表多子多福。”

秦洛狠狠瞪了他一眼,摘下一颗石榴扔过去:“你他妈脑子被屎糊了?赶紧撤下来!”

小负责人忙不迭地接住:“是、是!”

秦洛巡视了一圈,扔下手忙脚乱的一帮人,朝国王的寝殿走。

远远看到许多侍者进进出出。

“真热闹。”秦洛吃着石榴笑嘻嘻地走上台阶。

偌大的寝殿内,两排侍者托着托盘待命。

宋瑜站在巨大的全身镜前,四位礼服师为他脱下繁复的曳地华服。

按照王室的礼制,国王在大婚当天要先去皇家教堂接受洗礼。

“陛下。”秦洛走进去。

当着外人的面,他老老实实地行礼,汇报各项婚礼进程和宾客安排。

“沈家二老的座位安排到大贵族首列。”宋瑜推开礼服师的手,自己取下王冠。

秦洛犹豫道:“好,不过二老与人无争,要是旁边坐了些——怕是会扫兴。”

“坐容光边上吧,有个照应。”宋瑜想了想,“纪明也一起安排了。”

秦洛露齿一笑:“好!”

四位礼服师各司其职,严格按照穿戴的礼仪为宋瑜穿上下一套礼服。

宋瑜罢手:“把那套西装拿过来。”

秦洛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过去。

那是套浅色的西装礼服,和普通西装差别很大,线条简洁大气,质感绝佳,同时又保留了王室礼服该有的细节。

可这套礼服应该是晚宴才要穿的。

礼服师面面相觑,都很为难。

秦洛见他们动都不敢动,也不敢提出异议,觉得怪可怜的,随口说:“陛下,这套是晚上穿的,现在穿太早了。”

宋瑜招手让侍者过来:“不早。”

他取下缎面的领带,边戴边说道:“你现在去安排车子,一会儿跟我去接新娘。”

秦洛正要点头,听到后面半句话,人傻了:“接新娘?!”

流程里没这一步吧?

好、好刺激!

礼服师和侍者们一听,脸色都白了。

陛下完全不按流程走啊,那所有工作不是都要打乱了?

咋整哟!

可乐冲进来时,刚好听到这句话,双眼亮晶晶道:“什么接新娘?我也去!”

容时被一家老小折腾了一早上,总算在天蒙蒙亮时吃上了早饭。

眠眠坐在旁边,看他跟平时没两样,好奇问:“不是都说结婚那天会紧张得吃不下饭吗?我看你吃得挺香啊。”

容时不紧不慢,实际吃得飞快。

“等你结婚就知道了。”

兄弟俩正说着,敲门声响起。

眠眠放下筷子去开门。

容时:“走慢点,别摔了。”

眠眠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刚说完,左脚拌右脚,扑倒在地。

容时凉凉地瞥了一眼:“都摔多少回了,就是不长记性。”

眠眠默默爬起来:“……”

一定是因为没吃早饭。

门外,陈晨、刘宏四人一身西装大背头,打扮得人模狗样的。

刘宏又按了按门铃:“不会还没起床吧?”

胡峰看了眼时间:“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要出发去宫里了,应该不会。”

应广大军团兄弟的要求,陈晨开了个人直播,记录婚礼全过程。

国王大婚,将由王室独家全网直播。

不过那都是大场面。

也不知道是阵仗太大,还是军团兄弟们嘴巴太大,直播间人数已经破了几十亿,还在疯狂飙升中。

陈晨骑虎难下,只能硬着头皮播下去。

“我们已经到少将家门口,一会儿去偷拍他换衣服。”

评论区一溜的啊啊啊啊——

“大佬,我给您跪下了,请务必拍得清晰点!”

“快快快,我已经等不及了[吸溜]”

“你们这样不太好吧?[笑容逐渐变态]”

“少将家的花园怎么全是杂草,好别致啊哈哈哈哈”

正说着,白亭突然猛拍他的肩膀,指着天上,张大嘴,啊啊了半天就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“这蠢样。”刘宏吐槽了一句,顺着方向看过去,“操!玩儿这么刺激!”

远处,巡礼车队浩浩荡荡地朝这边开过来,最中间那辆纯白的是国王专驾。

房门打开一条缝,从里面传来眠眠的声音。

“陈哥,是你们啊,这么早——”

没等他说完,陈晨一把拉住门把用力关上。

“眠眠,把门锁了!谁来都不准开!”

眠眠:“……”

玩啥呢?

陈晨默默把摄像头飘高,对准巡礼车队,严肃道:“兄弟们,展现实力的时候到了。”

白亭和胡峰自动走到他两边,将门挡得严严实实。

刘宏双手揣兜,站在下一级台阶,军校校霸的气势碾压全场。

巡礼车队在门外停下,身着特质军装礼服的皇家守卫军列队站在大门两侧。

纯白的悬浮车车门打开,宋瑜手拿捧花走下来。

直播间卡了整整十秒,评论区重新恢复。

“啊啊啊啊陛下亲自来接少将大人了!”

“知道今天是虐狗的一天,没想到这么虐。”

“陛下绝美啊啊啊啊啊,好期待他们俩站在一起的画面!!”

“刺激了哈哈哈哈,陈副官和刘队明显不想让陛下进去。”

秦洛、可乐跟在宋瑜身后走进去。

看到挡在门口四个人,宋瑜余光扫过半空漂浮的摄像头和周边不断围过来的民众,轻笑:“连我的路都敢挡?”

刘宏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梗着脖子道:“你是新郎,我是伴郎,作为伴郎当然要履行伴郎的义务。”

宋瑜:“那你们想怎么样?”

陈晨走到刘宏边上,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笑了起来。

房间里,容时听到外面的喧闹声,放下碗筷。

“01。”

终端装饰扣自动打开,蓝色的晶体飞出化成一颗金属小球。

“夫人来接亲啦。”

说话的同时,它打开监控画面。

看到一身西装的宋瑜,容时嘴角上扬,眼底蓄满了笑意。

“你也只有见到他才笑得这么开心。”眠眠走过来,趴在他背上看着屏幕,“陈哥他们为什么这么自觉地带入伴娘的角色?”

容时:“……可能内心住着一个少女。”

容光抱着杯子坐在容时旁边看。

“哦哟,真帅!给我我也嫁。”

容时:“……”

眠眠:“……”

接收到两个儿子的眼神,余光见纪偌也看了过来,容光清了清嗓子:“还是老婆最帅。”

纪偌收回眼神,继续收拾餐盘。

房门外,宋瑜给四位门将发了巨额红包,又让秦洛去车里取准备好的小红包,发放给旁观的民众。

“哇,我们也有?!”

“谢谢陛下!”

“新婚快乐!”

“百年好合!”

能住在圣德区的,非富即贵。

可他们却因为红包里的几颗金瓜子笑得合不拢嘴。

这可是陛下发的结婚红包!金瓜子上印着皇家字号,多少钱都买不到的!

四位大门将被红包砸晕了。

看看终端里到账的一大串零,和秒转到他们名下的能源星,整个人都飘了。

陛下就是大方!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