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扫把星_第266章 某就是一头豕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第266章 某就是一头豕

迪巴拉爵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崔义玄看了黄湖一眼,眼底有些不屑之意。等曹英雄上前后,说道:“人人都想着去抓贼人,可不良人就这么多,贼人抓不胜抓。老夫也束手无策,你却想到了这等法子……可是科举出身?”

黄湖懵了。

明府怎么知晓是曹英雄的手笔?

曹英雄苦涩的道:“下官去年来应考,却得罪了人。”

现在是实名制,谁的试卷一目了然,想整人太容易了。

崔义玄说道:“得罪人与否老夫不知,不过你的手段却比那些科举出仕的更为犀利,老夫说过会亲自为此次有功者表功。你……”

他拍拍曹英雄的肩膀,“从明日起,你便是长安县录事。”

曹英雄身体一震,“多谢明府。”

录事的职责是接收文书,并做好记录,还有监控公事进程的职权。若是发现一件事进度缓慢,他有责任和权利去提醒告诫。

这便是半个秘书。

曹英雄心中狂喜,看了黄湖一眼。

黄湖的嘴唇动了几下,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崔义玄已经下了定语,还给曹英雄升官,这个时候去辩驳,除非证据确凿,不然崔义玄随手一巴掌能扇你个半死。

但某的谋划呢?

崔义玄随即就骑马去了万年县县廨。

“朱县令可在?”

他站在县廨(县衙)外面微笑着。

门子赶紧进去禀告,晚些朱浩出来,拱手道:“崔县令乃是稀客,这是第一次来此,请进。”

长安县和万年县以朱雀大街为界,平分了长安城。两边算是竞争关系,加上朱浩是小圈子的人,所以说是对头也没错。

“老夫就不进去了。”崔义玄含笑道:“老夫来此就一件事。”

你不进更好!

朱浩微笑道:“请说。”

二人四目相对,那股子冷意不加掩饰的散发出来。

边上的门子觉得一股子冷风吹来,不禁打个寒颤。

这是要对决吗?

朱浩嘴角含笑,心想某此刻已经压制住了你,你还想作甚?

崔义玄见他得意,就淡淡的道:“今日西市拿获贼人百余,此刻西市无贼!告辞!”

他转身离去。

朱浩心中一震,“你莫不是乱抓人?”

崔义玄没回头,“一查就知。对了,老夫这便去许使君处说说此事。”

朱浩昨日才将在许敬宗那里打了他的脸,此刻崔义玄就要把这个脸寻回来。

他年岁不小了,可脚步矫健,甚至还带着些喜庆。

老夫心中那个得意啊!哈哈哈哈!

朱浩骂道:“一群蠢货,去查!”

晚些消息传来。

“长安县有个小吏想出了个悬赏的法子。”

“长安县哪来那么多钱?”朱浩想到自己要被老许呵斥,就有些心浮气躁。

“说是募捐的,那些大商人自愿给钱,一个贼人五十文钱,百人不过五千钱……”

“只是五千钱就解决了此事?”朱浩觉得自己就是一头豕!

不,他看着麾下的官吏,目中难掩失望之色。

这是一群豕!

那人说道:“明府,不只是五千钱。那小吏还把剩下的钱放在了那地方,说是只要以后抓到贼人就赏,那些商贾也说了,愿意继续出钱,直至西市无贼。”

操蛋!

朱浩深吸一口气,知晓这一战万年县算是败了,他必须要赶紧去面见许敬宗。

州衙里,许敬宗听取了崔义玄的汇报后,朱浩刚来。

“你来的正好。”许敬宗眯眼看着他,“老夫说过,谁能在此次整治中占先,老夫就为谁请功。昨日你说万年县远超长安县,今日如何?”

朱浩看了崔义玄一眼,觉得这条老狗果然是狡猾。他定然是有了主意,然后不动声色,等某以为胜卷在握时突然出手,打某一个措手不及。

但输了就是输了。

他低头,“下官无能。”

许敬宗是皇帝的心腹,他是小圈子的人,这时候他只能低头,若是狡辩,许敬宗就能当场收拾他。

“知道就好。”

朱浩脸颊抽搐,他发誓自己为官多年,从未见过这等刻薄的上官。

什么叫做知道就好。

你这是在羞辱人!

许敬宗盯着他,那模样分明就是在说:老夫就等你开口,来啊!

朱浩深吸一口气,“是。”

出来后,二人在大门前分手。

朱浩冷冷的道:“奸猾的老贼!”

老夫奸猾?

崔义玄觉得这话不对。

他若是奸猾,也不至于大把年纪了才担任长安县县令。

不过看着朱浩的模样,他心中着实欢喜。

“那个曹英雄不错。”

老崔由衷的觉得贾平安看人的眼光不错。

曹英雄一下变成了‘机要秘书’,那心情是相当的嗨皮。

许多人在等他请客,可曹英雄等下衙后,一溜烟就跑了。

他一路疾驰,就在路上等到了贾平安。

贾平安和包东在说话,见他在前方就笑道:“这是专门等着某呢?”

“是。”曹英雄拱手,再抬头时,竟然泪流满面,“从科举失利后,某便是人见人增,某想着此生大概就如此了,在下面厮混一生。直至先前崔明府说某为录事……某才知晓,原来还有另一条路。多谢兄长。”

曹英雄的逆袭让人欢喜,贾平安心情一爽,就带着他回家,叫人买了一斤豕肉来整治。

“豕肉能吃?”

曹英雄有些挠头。

“试试。”贾平安用重料煮了豕肉,随后切片爆炒。

“尝尝。”贾平安自信满满的把尝试的机会让给了曹英雄。

曹英雄吃了一片,眼皮子在跳动着……

“如何?”

贾平安不会说自己不肯以身试毒,于是就寻了曹英雄这个试菜员。

曹英雄点头,“美味。”

贾平安尝了尝,味道还行。

这便是用重料压制了豕肉的腥膻味,若是仔细品尝,还能品味到那股子味道。

吃完饭,曹英雄准备回去,但欲言又止。

“好好干!”贾平安没给说话的余地,把他送了出去。

“兄长……”

曹英雄眼中含泪。

“小事罢了。”贾平安说的很轻松,可在他看来事实也不复杂。

对付基层治安问题,群防群治才是王道。

可在曹英雄的眼中,这是施恩不图报。

他回身,暗自发誓,一定要努力,未来能为兄长分忧。

贾平安送走了他,回家就见表兄在散步,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。

这等模样,分明就是寻到了一些线索,回头仓部又要烦恼了。

一夜好睡,第二天凌晨,就听杨德利一声喊:“某想到了。”

被吵醒的贾平安很无语。

吃早饭时,杨德利眉飞色舞的道:“平安,某想到了一处漏洞,若是能填补掉,每年少说能节省数千斤粮食。”

这便是杨德利的目标。

这等人看似无趣,可他的乐趣就在于这个过程和结果中。

晚些上衙,不到中午就传来消息。

“小贾,你那表兄今日在户部出风头了。”

邵鹏才将出宫,一脸唏嘘的道:“说是他寻到了个漏洞,一年能省不少粮食。这是好事吧,可偏生今日户部议事,说的是今年年初做的不错,大家都在说你好我好他好,你表兄就跳了出来,说了此事,瞬时一屋子的官员都黑脸了。”

大伙儿正在说着这大好局面,你非得要说什么这大好局面下有阴暗处,这不是给大伙儿上眼药吗?

我去。

贾平安无奈的道:“某那表兄就是个实诚人,眼中只有事。”

“这是能吏的苗子,不错。”

“对了。”邵鹏突然想起一事,“路人咱遇到英国公,他说寻你。哎!老唐,你说咱这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?竟然才将的事情就忘记了。”

唐旭担忧的看了他一眼,“要不……寻个郎中看看吧。”

贾平安随后去了尚书省。

李勣手头有事,“你等等。”

看完文书,李勣交代了一番,问道:“你家的小豕还剩多少?”

“都活着。”贾平安很是淡然的模样。

“竟然都活着?”李勣一怔,“老夫今日突然想起此事,若说伤口,沙场上那些将士中了刀枪箭矢,伤口看着不致命,可有人好了,有人却伤口红肿烂掉,最终……你那个酒水竟然能有如此功用吗?”

“对。”贾平安说道:“越烈的酒就越刺激,英国公想想可是?若是手上有伤口,弄了那个酒来撒上去,就会觉着刺痛。”

李勣想不通这个道理,“伤口里究竟有什么,竟然要用这个东西来杀灭?”

呃!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