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扫把星_第382章 羞辱,来自于阿福的反击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第382章 羞辱,来自于阿福的反击

迪巴拉爵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宫中来了个内侍。

“长陵候上了奏疏辞官,陛下的意思,一事不烦二主,请武阳伯去劝说一番。”

洪夏要辞官?

贾平安摸出一块银子,笑道:“还请中官提点一番。”

内侍挑眉,“武阳伯果然是通透。”

看看这个内侍,贾平安就知道,这些人一旦得了机会,会迸发出何等的疯狂。

等玄宗被尊为太上皇后,内侍们就开始翻身了。

不,从高力士开始得意的时候,内侍就已经登上了大雅之堂,随后把持大唐,把江山和帝王当做是玩偶,随意摆弄。

这是老李家自作孽。

根子在唐初,但发端于爬灰的李隆基。

内侍笑道:“据闻有些人恼火。”

这话就值一块银子?

明静怒!

贾平安却笑得很是惬意。

这句话值当一块银子!

某些人恼怒,这个某些人便是褚遂良等人。

这就间接证明了洪夏把劈出去的那条腿收了回来的消息。

李治让他却劝说洪夏收回辞官的决定……他缺洪夏这么一个能力普通的臣子吗?

不缺!

这只是想恶心人而已。

看看,你们想拉拢的人,最终却向朕投诚,这是何等的讽刺。

褚遂良要幽怨了。

贾平安随后便去了长陵候府。

洪夏看着苍老了许多。

“长陵候老了,我才敢来。”

贾平安的话让洪夏一怔,然后木然道:“老夫并不能释怀大郎之逝,若非老夫首鼠两端,大郎也不会被毒杀。”

“节哀。”

贾平安的安慰很苍白。

洪夏抬头,眼中全是血丝,“老夫在左武卫厮混,虽说并无多少实权,可也算是安稳。陛下要提拔老夫,老夫本该感激零涕,可褚遂良一拉,老夫想着……那些人势力庞大,更稳靠些,便心动了。”

“人孰无过。”贾平安诚恳的道:“长陵候可知陛下为此痛心疾首?”

洪夏一怔,“老夫无能之辈,陛下为何痛惜?”

哎!

贾平安叹道:“陛下看重长陵候,看重的是长陵候的本事。有本事之人,去到何处都不怕没人收用。”

这是警告:你若是觉着自己有本事,想做二五仔,回头小心全家倒霉。

洪夏深吸一口气,“大郎一去,老夫只想归隐田园。”

你归隐一个来试试?

不说别处,道德坊里全是耕地,去买来自家种。

贾平安微笑道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啊!”

你先是放了皇帝的鸽子,接着又放了褚遂良的鸽子,你还想什么归隐……

先把自己的墓地寻到了再说吧。

他起身道:“陛下颇为看重长陵候,有重任相托……”

洪夏没有任何迟疑,先前所谓的归隐田园仿佛只是梦呓。他起身握住了贾平安的双手,感激的道:“多谢武阳伯相劝,转告陛下,老夫……鞠躬尽瘁,死而后己。”

晚些回到了百骑,贾平安进了值房不知在鼓捣什么。

明静心痒难耐,就把包东叫来。

“可成劝成了?”

包东点头。

他脚痒,想去搓搓。

明静却很是好奇,“是如何劝的?”

“武阳伯说你得罪了这么多人,还想着什么归隐,这是寻死呢!”

明静偏头想了想,“竟然好有道理。”

程达干咳一声,“陛下让武阳伯去,便带着威胁之意。洪夏若是再不识趣,百骑随即就能罗列罪名拿下他。”

明静很认同这个看法,“背叛了陛下还想安享余生,这是做梦!”

……

洪夏知晓这是做梦。

所以贾平安一走,他就写了请罪奏疏。

奏疏进宫,李治见了,冷冷的道:“洪夏把自己的心思都坦白了,贪心作怪,忠心不再。”

王忠良觉得洪夏会倒霉。

李治吩咐道:“告诉梁建方,洪夏可为左武卫将军。”

那人竟然因祸得福了?

王忠良觉得自己不能赌钱,否则绝对会输的亵裤都没了。

他刚想出去吩咐人,李治手一松,那份奏疏落在地上。

……

洪夏得了任命后,当即准备去左武卫。

他走出了长陵候府。

一辆马车骤然从侧面而来。

马车渐渐加速。

“闪开!”

另一面,雷洪持刀冲来。

马车车帘掀开,刀光闪过。

洪夏毫不犹豫的一个翻滚。

雷洪持刀侧立,喝道:“杀!”

他想一刀斩杀拉车的马。

车帘再度掀开,金属的辉光闪过。

是弩弓!

雷洪马上扑倒。

马车径直冲了出去。

外面随即传来了马蹄声,刺客换马远去。

洪夏慢慢爬起来,木然道:“他们应当不会再来了。”

雷洪点头,“一击不中,随即远遁,这是世家的人,但也有可能是那些游侠儿。”

再次来行刺的话,李治会出手。

“多谢了。”

洪夏拱手。

雷洪回去寻了贾平安。

“应有之意。”

贾平安看着很自信,但他留雷洪在那里只是打枣子,有枣没枣打一杆子,谁知道竟然真有刺客。

武阳伯果然厉害!

雷洪出去一波吹嘘,兄弟们对大统领的敬仰之情宛如滔滔江水。

明静叹道:“他果真是厉害。”

程达看了她一眼,“你才知道?”

明静冷笑。

她手握密奏大权……

程达憋屈的低头,“明中官厉害。”

贾平安正好进来,问道:“谁厉害?”

程达指指明静。

林妹妹啊!

好男不和女斗。

贾平安说道:“我去禁苑巡查一番。”

明静冷笑道:“多半是早退。”

贾平安无耻的道:“百骑肩负监察长安治安之责,我每日勤勉巡查,这是本分。你……看看你的脸,这般白净,那像是做事之人?”

他伸出手……

娘的!

竟然也很白净?

贾平安飞快收回去,“看看你的手。”

明静伸出自己的手,白嫩。

哎!

当初在道观里炼丹,手都被熏黑了,现在却白白嫩嫩的。

悲伤那么大!

贾平安刚出百骑右转,就看到墙壁上有人画了一横。

老郑求见。

那个死卧底是遇到麻烦了吧。

贾平安牵着阿宝,不急不慢的去了铁头酒肆。

天气一热,就能看到许多多的刺青,蛇头一般都在外面,再往下……

深不可测。

贾平安一直在想这条蛇是否完整,若是完整……

许多多的心腹小弟在看门,见他来了有些不满的道:“客人在里面,说是有人请客,便要了最好的酒。”

那个不要脸的死卧底!

贾平安进了酒肆,就见郑远东坐在了角落里,对面坐着许多多。

那里阴暗,他把玩着手串,看着就像是得道高僧。

“儒学经典我深究过,诗赋我随口便来,你想要什么诗,我顷刻间便能作出来。”

郑远东一脸人生导师的模样,正在忽悠许多多。

许多多木着脸,“先生大才。”

“小意思。”郑远东淡淡一笑,抬头见到了贾平安。

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
“看破红尘了?”

贾平安坐在对面,和许多多挤在一起。许多多赶紧起身告退。

我想看看蛇脖子啊!

贾平安有些小遗憾。

郑远东喝了一口酒,他肌肤白皙,映衬着眉很黑,“什么红尘?天下都是红尘。”

这话有禅意。

贾平安嗅了一下,果然是最好的酒水。

“我刚得了洪夏为左武卫将军的消息。”郑远东流露出了些不敢相信的神色,“这等人乃是墙头草,陛下依旧用他,我觉着该是嘲笑讥讽之意。可陛下为何在这等时候讥讽长孙无忌等人?某不解。”

“好奇心太强了不是好事。”

卧底的好奇心这般强,而且和自己任务没关系的事儿也这般好奇……

“小心某日横尸街头。”

李治若是发现自己的金牌卧底竟然在查他的事,在揣测他的用意,估摸着会让沈丘那个死变态出手弄死他。

郑远东轻笑道:“人活着就是历练,三皇五帝多尊贵?前汉前隋大唐多少权贵?可哪去了?北邙山中坟茔堆叠,都成了黄土。”

“道德三皇五帝,功名夏后商周。七雄五霸闹春秋,顷刻兴亡过手。青史几行名姓,北邙无数荒丘,前人田地后人收,说甚龙争虎斗!”

贾平安随口吟诵了一首看似不怎么符合要求的诗。

但……

意境直接击溃了郑远东。

许多多送来煮好的茶水,看了郑远东一眼,“先生才高八斗,觉着武阳伯的这首如何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郑远东换个话题,“人活着为何?为的便是畅快。看你开着酒肆,整日和闲汉为伍,这般辛苦为何?何不如寻个良人红袖添香。”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