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扫把星_第473章 这个男人,果然是讲究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第473章 这个男人,果然是讲究

迪巴拉爵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灯火下,那些正在吃喝玩乐的男子反应慢了些,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女妓。

歌舞也停了,那些女伎纷纷看向了门口。

沈丘只觉得自己站在边上就是多余,情不自禁就避开了些,接着老鸨带着一阵香风就扑了过来,挽着贾平安的手臂,欣喜万分的道:“贾郎许久未曾进出青楼了,今日何其有幸?”

这货果然没吹牛,他进青楼都是老鸨亲迎。

老鸨挽着贾平安进去,半个身体都恨不能挤进他的身体里,让沈丘想到了先前有人想揩油,却被她喝骂的事儿。

这是个看脸的时代,但咱也不丑啊!

【看书福利】送你一个现金红包!关注vx公众【书友大本营】即可领取!

沈丘敏锐的发现,先前那几个在高谈阔论的男子,此刻竟然一脸悻悻然的住口了。

“贾郎!”

几个女妓在二楼现身。

“娘的,不是说红云被人定了吗?为何出来了?”

有嫖客破口大骂,“耶耶没钱吗?让红云来陪!”

一个清秀的女妓冲了下来,喜滋滋的福身,“见过贾郎,今日能服侍贾郎,奴真是好福气。”

咳咳!

你们想多了,哥如今有了媳妇儿,外加一个羔羊,野花就不采了。

贾平安被簇拥着坐下,沈丘在侧面。

一个女妓坐下来,“郎君可是跟随贾郎来的吗?”

沈丘下意识的摇头,女妓冷着脸起身,“换个人来。”

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妓款款而来。

沈丘怒,“我便是跟着来的。”

女妓急忙又坐下,冲着那个女妓摆手,然后娇笑着依过去。

一种奇怪的感觉让沈丘不禁懵了。

贾平安冲着他微微一笑,恶作剧般的想着沈丘会不会学了老邵,每次来青楼后,回去就要洗冷水澡。

老鸨不过三十岁,娇媚的说着话。

另一边的红云靠着他,抬头,眼中全是倾慕之色。

再出色的男子进入青楼也不能如此,因为青楼的女子最知晓容颜易逝的道理。但贾师傅不但长得俊美,而且诗才无双,这才是他纵横青楼的资本。

沈丘在寻宋善,为了不惊动人,所以必须要装作是巧遇,免得有心人造谣生事。

皇帝在天台山,比如说有人造势,说百骑统领贾平安突然回到长安,多半是出事了;等看到沈丘后,他们甚至敢造谣说皇帝驾崩了,沈丘回来是打前站。

大堂里有些人显然就想多了,看向贾平安的眼神不对劲。

但贾平安不能主动辟谣,否则就是此地无银。

他看了一眼沈丘。

老沈,你赶紧想个办法,让你身边的女妓问我啊!

沈丘正处于一种全新的体验中,鼻子里是女妓的脂粉香,耳边是娇柔的声音,身体还感受着各种触感。

要命了!

这个菜鸟!

贾平安深吸一口气。

如此,我便自救。

贾平安伸手揽住了红云和老鸨,微微用力,老鸨受宠若惊,“贾郎今夜可要在此歇息吗?”

就要等你这话。

看老鸨的模样,贾平安只要开口,今夜她就能和红云一起来服侍他。

你想得真美……贾平安一脸唏嘘不舍。

红云心中幽怨,“贾郎不是在天台山吗?怎地回了长安?”

那些人的眸色一紧,都放下手中的事儿,装作是无意的模样倾听。

“好细的腰肢!”贾平安赞了一句,在红云面色绯红时说道:“这不是有人给我说了亲事,此去天台山时日太长,总得来看看,准备一番。陛下仁慈,便许了我的假,让我回来,好歹去看看。”

瞬间红云的身体就僵硬了一瞬。

沈丘的女妓也坐直了身体。

沈丘这才从那种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,就见女妓唏嘘道:“贾郎竟然要成亲了吗?想我也曾梦到嫁给他,可终究造化弄人。”

那些男子神色放松,旋即该喝酒就喝酒,该放浪形骸就放浪形骸。

沈丘静下心来,目光转动,在右前方发现了宋善。

他起身过去,路过宋善的身侧时,低声道:“咱寻你有事。”

宋善抬头,虽然沈丘抹黑了脸,但二人相熟,近距离还是认出来了。

贾平安来了,沈丘也来了,难道陛下……

宋善心中一冷,等沈丘从茅房回来坐下后,就对同伴说道:“老夫久慕武阳伯诗才无双,可却缘悭一面,今日既然他来了,老夫自然要去喝杯酒,你等在此坐着,老夫去去就来。”

他走了过去,径直坐在了贾平安的对面,“见过武阳伯。”

这货总算是来了。

若非李治急切想知晓萧淑妃究竟是和柳奭索要了什么条件,贾平安压根就不会来这里。

去见见我的娃娃脸不香吗?

但帝王怕死,李治多半是怕萧淑妃和柳奭等人勾结,然后想方设法弄死自己。

“宋公一向少见,今日难得。”

贾平安微微一笑,看了沈丘一眼。

这时候贾平安的任务就是吸引注意力,沈丘该上了。

沈丘的身边有女妓,所以……

贾平安笑道:“那位娘子,可愿过来与贾某作诗?”

那女妓指指自己,一脸不敢置信。

贾平安点头,怀里的红云脸真的红了。

但她却不舍,所以女妓坐在了另一边,看着就是二女侍候贾平安一人。

“贾郎可有了吗?”

那女妓伸手从后面想搂住贾平安的腰,被红云掐了一把,然后红云抬头娇笑问道。

这两个女人不会打架吧?

贾平安见宋善在往那边磨蹭,就笑道:“有了一半,另外一半还得要看你二人是否能给予贾某灵感了。”

两个女人顿时就……

我去!

贾平安被围攻了一下,赶紧说道:“有了,有了!”

再不出声,这两个女人就敢把他吞了。

那边,沈丘嘴唇微动,“最近宰相们对雍王可有看法?奏疏里可有提及?”

奏疏要经过门下省,而作为给事中,宋善对此应当有数。

宋善心中一凛,想到的却是太子。

难道太子不妥?陛下准备考察其他皇子。

这等事儿不是他能掺和的。

他仔细想了想,“好像有过……”

“谁?”

沈丘一直想着自己的推算,可却不如贾平安的环环相扣。但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神,他自然也不能免俗,想着若是贾平安判断错误,那他也能扳回一城。

宋善低声道:“是长孙相公!”

贾平安推算,萧淑妃应当是想向长孙无忌靠拢,而后长孙无忌就让柳奭和她接触,借口自然就是柳奭能经常进出宫禁。

可柳奭却糊弄了她。

这等糊弄会激起反弹,长孙无忌需要做个姿态来让萧淑妃心存希望。

而最好的法子就是长孙无忌亲口赞许雍王。

你要说为啥不赞许萧淑妃……

长孙无忌何等人?帝王的后宫他能干涉的唯有两件事,其一皇后的人选,其二太子的人选。

李治的小老婆他没法干涉,否则就越界了。

这也是武媚哪怕获得了李治的专宠,长孙无忌依旧不能干涉的缘故。

宋善发现沈丘竟然楞了一下,心想这位皇帝的身边人怎地看着这般那狼狈?

竟然真的是长孙无忌?

沈丘看了贾平安一眼,心中震惊之极。

此人一番分析丝丝入扣,结果丝毫不差……难怪陛下会让他执掌百骑。

贾平安见他的模样,就知晓自己的判断没错。

萧淑妃这般作死,该如何办?

萧淑妃对他有赠马之情,后续虽然也刁难过他,但也只是刁难,从未对他下过手……

我本是恩怨分明之人!

身边的红云幽怨的道;“贾郎却不肯回顾奴一眼吗?”

幽怨的女妓,边上一群人在等待他吟诗。

贾平安笑了笑,然后凝神。

“来了来了。”

“哪有那么快?”

“你不知道,这武阳伯作诗快,有人说他八步成诗,乃是为了尊敬曹植……”

贾平安开口,“泪湿罗巾梦不成,夜深前殿按歌声。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薰笼坐到明。”

“竟然是宫怨诗?”

“他写过豪迈的边塞诗,也写过是相思,可这等宫怨诗却从未涉足,今日这是为何?”

“那个红云!”

众人看去,就见红云一脸幽怨,于是不禁大笑。

“好诗!”

“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熏笼坐到明。武阳伯这首诗把宫中的寂寞道尽了!”

那边的女伎赶紧令乐师奏乐,旋即唱了起来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