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扫把星_第474章 都是不省心的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第474章 都是不省心的

迪巴拉爵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他回身,几度回头,见苏荷还在,就挥手,“赶紧回去了。”

直至他消失,苏荷才皱皱鼻翼,“我还得转转。”

“去哪转?”

苏荷被吓了一跳,回身见是母亲蒋氏,就嗔道:“就在这里。”

蒋氏板着脸,“要嫁人了,不许乱跑,回头腿给你打折了。”

苏香出来了,喊道:“阿妹,去曲江池了。”

苏荷欢喜,“好呀好呀!”

蒋氏回身气得叉腰,“都是不省心的!”

……

天台山。

天空中多了乌云,风也不小,凉爽的让人舒坦不已。

武媚就站在殿外,衣袂被风吹的猎猎作响。

“昭仪!”

邵鹏出来,看了一眼天色,“这天弄不好会下雨,受了寒气可不好。”

武媚摸摸肚子,目光深邃,“前几日为了是否出兵救援契丹,朝中很是争执了一阵子。长孙无忌等人想增援,可程知节等人却极力反对……”

邵鹏知晓此事,“昭仪,说是长孙相公他们想敲打高丽人。”

“是啊!”武媚负手而立,目光微微向上,“先帝驾崩,新帝继位,长孙无忌等人辅政,是好是坏一时难说,最好的法子便是展示威严。而出兵契丹,若是能逼退或是击败高丽人,长孙无忌的威望会更上一层楼。”

竟然是这样?

邵鹏心中一震,“如此,卢国公他们……”

难道程知节他们坚定的站在了帝王这一边?

“程知节想拒绝,但却又不舍功勋,就寻了平安去。”武媚的唇角微微翘起,“平安一番话让他们再无反驳的余地……草原部族不是强大就是在强大的路上,强大了要烧杀抢掠,弱小就会装孙子,这话一出,无可反驳,程知节顺水推舟,长孙无忌等人败退,可平安看似出了风头,却遭人嫉恨。”

邵鹏叹息一声,“卢国公难道是故意的?”

“谁知道呢!”武媚笑道:“程知节历来就狡猾,风声不对就会躲避,但他不该利用平安。”

邵鹏打个寒颤,“昭仪,卢国公根基深厚,威望颇高。”

武媚笑了笑,“威望再高,可他老了,越老越害怕……陛下那里我说了话,说老将们珍贵,要珍惜。”

那就让他们坐镇长安吧。

邵鹏猛地想到了前几日李治来这边说了一句话。

——大唐年轻的将领不多!

昭仪此刻说这番话,和陛下的意思暗自相通。

难道是要让老将们多栽培年轻将领?

……

贾平安和沈丘一路到了离宫外,就看到程知节和梁建方在外面负手转圈。

这是啥意思?

贾平安下马,“卢国公,大将军。”

两个老鬼抬头,那眼神就像是野狼见到了小白兔般的兴奋。

“小贾,来!”

不对,我好像是自投罗网了!

但我可以说要去面见皇帝,如此完美遁逃。

“武阳伯,此事咱去禀告就可,你且歇息吧。”

贾平安愕然。

沈丘很是从容的颔首,一脸你该感谢我的慷慨,然后进宫。

你特娘的坑我?

贾平安懵逼。

“小贾,过来。”

梁建方招手。

近前后,梁建方给了程知节一个眼色,“老程此事你在场不好说,且去。”

程知节走后,梁建方一开口就让贾平安有些懵,“知晓要想成为名将需要什么吗?”

“统领大军的本事,运筹帷幄的眼光。”

娘的!这个小子,说的一点都不差。可如此老夫怎么收拾他?

梁建方纠结,“那你可知晓薛万彻立功无数,为何在朝堂之上发声无人听吗?”

呃!

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薛万彻堪称是猛将中的猛将,比薛仁贵还猛。

但此人在朝中并没有多少话语权。

“是不合时宜吧。”

薛万彻太耿直,一开口就容易得罪人。

“非也!”梁建方说道:“要想在朝堂上说话分量重,首要是能让军中的兄弟心悦诚服。而要想做到这个,首要是无畏。”

“我冲阵不差啊!”

贾平安觉得自己很冤。

“冲阵是一回事,要让军中的兄弟知晓你为了大家愿意得罪许多人,明白吗?”

梁建方语重心长,“别想着厮杀厉害就能成为军方的头面人物。厮杀厉害的多了去,大多都被淹没了,为何?私心太重。”

呃!

我私心不重啊!

贾平安有些满头雾水的。

梁建方见他懵,不禁苦笑,“老程和老夫若是想让朝中坐观契丹和高丽厮杀,犯不着和那些人争执。我等争执了,老程还用了你的话,甚至还把你说了出来……”

要想成为军方领袖,你就得让军方的兄弟知晓你愿意为了大家甘愿树敌!

贾平安瞬间想到的是上次朝中为了高丽入侵契丹的争议,有人说该增援,程知节为首的老将反对,还把他的那番话说了出来,并把他也说了出来,为此有些人的如意算盘被打破了,会隐隐把贾平安当做是对头。

但消息反馈回了军中后,兄弟们自然觉得他贾平安是敢于为了军方发声的勇士,如此威望日增。

老程和老梁对我不错。

“多谢卢国公,多谢大将军。”

贾平安的感谢真心实意。

梁建方苦笑:“你那阿姐却觉着老程是在坑你,在陛下那里给老程挖了个坑,你小子赶紧去把坑填了,否则回头老夫让你好看。”

贾平安一怔,“竟然如此?”

梁建方骂道:“你以为呢!若非是顾忌着你,老程和老夫早就上了奏疏,耶耶们的手段你不知道?”

这群老流氓真要做成什么事儿,那手段能让你吐血。

“我这便去。”

贾平安一边进宫,一边想着此事。

他救过老程,所以老程对他没话说,也不可能坑他。

但阿姐显然是误会了,以为老程在利用他,于是就在李治那里给老程下了眼药。

梁建方说不虚,但从后期来看,老将们纷纷低调,显然是不敢掺和政局,所以老梁的话有些浮夸。

浮夸啊浮夸!

……

“陛下。”

李治抬头,“贾平安呢?”

那厮大概在宫外被程知节和梁建方给蹂躏的痛不欲生。

沈丘觉得出了口恶气,“武阳伯被卢国公和梁大将军拦住了。”

李治想到了那件事儿,“那件事可查清了?”

“查清了。”沈丘并无喜色,“此事乃是萧淑妃向长孙相公靠拢,长孙相公让柳相和她接触,并在上次贼人出现时,让她出手栽赃武昭仪……”

一瞬间,整件事就被一条线穿了起来。

“那边给了她什么好处?”

李治神色冰冷。

“那边应当是长孙相公答应了什么,但最后却是让柳相去做。柳相令人去国子监晃荡了几次……”

李治全部明白了。

“萧氏想要的是机会。”李治神色冰冷,“可前有皇后,后有武媚,于是她绝望了,就寻了舅舅投靠,有趣,朕的嫔妃竟然投靠了外人。”

沈丘低头,李治突然问道:“此事你做得好,贾平安如何?”

此事涉及到了宫中的争斗,李治这话问的很有针对性。

若是贾平安站在了武媚的立场去调查处理此事,那就是不堪大用。

沈丘说道:“此事乃是贾平安琢磨出来的,后来证实后,他还作诗一首。”

年轻人总是感慨多,李治淡淡的道;“什么诗?”

“泪湿罗巾梦不成,夜深前殿按歌声。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薰笼坐到明。”

渣男李治闭上眼睛,“你去吧。”

沈丘行礼告退。

王忠良进来,“陛下,武阳伯去了武昭仪那里。”

“那必然是程知节和梁建方想通过他和宫中消除隔阂。”

李治突然笑了起来,“王忠良,你说朕可是薄恩寡义?”

这……

王忠良下意识的道:“陛下仁慈。”

但他还是犹豫了一瞬。

李治指指边上。

王忠良无语,只能去跪下。

而此刻贾平安已经和武媚说清楚了那件事,正在纠结。

要不要告诉萧淑妃?

……

晚安!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