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扫把星_第485章 我们从来都是礼尚往来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第485章 我们从来都是礼尚往来

迪巴拉爵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“李窟哥一直很老实。”

程名振和苏定方在营房外说话。

“但他带来的那个阿卜固看着桀骜不驯。”苏定方最喜欢打磨这等人,可这不是大唐将领,而是契丹未来的接班人。

“那又如何?”程名振淡淡的道:“若是他敢龇牙,老夫便把他的牙拔掉。若是他敢反叛,老夫会亲手斩下他的头颅,传首四方。”

“此战首要是震慑牵制。”苏定方转换了个话题,“老夫以为首要是逼迫敌军,让他们慌乱。”

“那最好的手段便是破城。”程名振有些头痛,“攻城艰难!”

这不是手段百出的时代,攻城不是一般的艰难。

“对了。”苏定方问道:“你对小贾如何看?”

“是个人才,难得。”程名振笑道:“当初老夫回长安,打马毬时遇到了他,他给老夫建言,后来果然证实了。此子眼光独到。”

“老夫教授了个弟子。”苏定方苦笑道:“老夫倾囊以授,可却要差他些。”

“谈及这个,老夫便想到了自家孩子。”

程名振的儿子在军中也算是赫赫有名。

“不谈这个。”苏定方一脸憋屈。

人活到了这个岁数,基本上就比拼下一代。可程名振的下一代太出色了,老苏憋屈。

“也罢。”程名振莞尔,心中暗自得意,“高丽此次征伐契丹失败,是轻敌还是什么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李窟哥想借势来展示武功,若是不能压制,以后这边会很麻烦。”

“就算是契丹崛起了,可这不还有高丽作为牵制?”苏定方却很乐观,“高丽此次攻伐契丹兵力不足,若是起大军而来,老夫敢断言,契丹必败。”

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程名振作为营州都督,肩负着管控契丹的重任。

“他们来了。”

李窟哥和阿卜固来了。

行礼后,阿卜固看着程名振,眼中的桀骜一闪而逝。

李窟哥微笑道:“都督,按照时日,哨探早就该回来了。”

是啊!

程名振和苏定方就是觉得不对劲,这才出来散心。

可战阵就是这样,为将者哪怕遇到了再大的压力,你也得保持从容,否则军心必乱。

按照规定的哨探距离,此刻的贾平安早就该回来了。

“已经派人去查探了。”

程名振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阿卜固忍不住说道:“都督,我等愿意去接应。”

此人果然是桀骜!

程名振冷冷的道:“老夫自有处置。”

阿卜固还想说话,李窟哥给他一个眼色,然后说道:“都督,既然如此,我等告退。”

程名振点点头。

二人出去,阿卜固怒道:“凭什么不让咱们出战?我看程名振是担心咱们立功,到时候声名大振。”

“是有这个考量,可你不能这般质问。”李窟哥觉得阿卜固太强硬了些,“要学会和他们转圈子。”

“转什么圈子。”阿卜固不屑的道:“若是我领军前去,敢在苏南城下耀武扬威!”

李窟哥觉得他太冲动,“除非是大军围城,否则高丽人守城大多是分兵出城,和城头配合固守,你……”

耀武扬威可以,随即你就得逃窜。

“那个贾平安怕不是长安某位权贵的子孙?”

阿卜固觉得自己一身本事却没有施展的机会,“否则程名振和苏定方为何对他这般另眼相看?换做是旁人此时未归,早就喝骂了。”

李窟哥点头,“我也怀疑,不过姓贾的……好像没听过。”

“多半是私生子。”

“有人来了。”

二人抬头,就见数骑冲了进来。

“是哨探的人马!”

阿卜固兴奋的道:“这是败了!走,回去看看。”

“不要冲动。”

李窟哥一边告诫,一边转身回去,眼中多了异彩。

在先帝驾崩后,大唐军队这几年都一直在蛰伏。偶有小打小闹,但都无法和以前相提并论。契丹内部对此也有些看法,觉着大唐这是刀枪归库,马放南山了,于是野心渐渐勃发。

他需要重新评估大唐军队的实力,而此次出征就是最好的机会。

若是大唐军队虚弱,那么……

什么时候忠心都是有代价的,也是有期限的。所以指望谁谁谁能一百年、一千年都对你忠心耿耿,那不是蠢就是疯。

最好的法子就是保持自身的不断强大,让对方世世代代只能俯首称臣。

二人急匆匆的往前去。

双眸中闪烁着莫名的兴奋。

“闪开!”

前方有军士挡路,往日的话李窟哥会绕过去,可此刻他竟然呵斥。

那军士回头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……”

李窟哥觉得自己该展示一下契丹的尊严。

“捷报!”

前方的骑兵高声呼喊。

李窟哥马上堆笑,“麻烦让让,都督还等着我呢!”

军士看着他,“自己绕路!”

契丹只是羁縻性质的部族,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大唐一员,这个军士自然不会搭理他。

“你!”

阿卜固怒,军士冷笑,“来,耶耶若是叫了帮手就不是大唐男儿。”

“阿卜固!”

李窟哥拉着他绕了过去。

“他们越发的不客气了!”

阿卜固不满的道:“迟早有一日我会击破这一切!”

“住口!”

李窟哥喝住了他,二人近前。

“哪来的捷报?”

程名振有些懵。

苏定方笑道:“莫非小贾遇到敌将出来巡查?”

程名振也笑了,“若是如此,那便是天上掉功劳。”

至于什么不敌……不存在的,这个时候的大唐,哪怕是一百骑也敢去冲击优势敌军。

骑兵下马,昂首道,“禀告都督,早晨我等过了贵端水哨探,左行数里遭遇十余敌军斥候,被我军全数绞杀,活口问了口供,得知苏南城中有敌军两千……”

“两千的话,我等攻城不划算!”

苏定方摇头。

历史上他和程名振联袂出击,高丽都是背城而战,唐军击破敌军后就扬长而去,压根就没想过攻城。

程名振点头,二人的看法趋于统一。

“随即武阳伯带着十余人换了敌军的衣裳……”

卧槽!

苏定方失声道:“他想去城下哨探?”

李窟哥叹道:“阿卜固,这便是唐军,看看一个年轻人就这般大胆,你的那些野性都先藏起来吧。”

“是个好办法,不过只是使巧。”

阿卜固颇有些头铁,历史上就是如此,最后以身试刀。

“武阳伯带着十余人一路到了城下,叫开了门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苏定方的脑海里有个念头在喷薄欲出。

程名振目光异彩,“他……他可进去了?”

袭扰一把也行啊!

也能让高丽人丧胆。

骑兵说道:“武阳伯带着人冲杀了进去,一路杀到了守将府……”

耶耶后悔了,当初就该把他拉来,和守约一起教导……苏定方捂额,“那个小子!那个小子!”

程名振身体一震,“战况如何?可全身而退?”

“都督。”骑兵昂首,“南苏城已经是大唐的了!”

“什么?”哪怕稳沉如山,可也压不住心中的震惊,程名振喝问道:“竟然拿下了南苏城?”

“是。”骑兵得意洋洋的道:“武阳伯令人在城中点火,随后一路绞杀,守将战死……”

程名振和苏定方面面相觑,然后一起大笑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李窟哥呆若木鸡。

“两百骑……两百骑竟然就拿下了南苏城!那个年轻人,他不是权贵之子,必然是大唐的后起之秀!”

“那人竟然能如此?”阿卜固身体一震,眼中多了坚毅之色,“我们无惧!”

“拿下南苏城,咱们就算是有了据点,老夫亲领两千骑兵去增援,老苏你带着后续人马缓缓而来。”

程名振急不可耐了。

苏定方笑道:“不是说后日再出击吗?”

程名振笑道:“谁知道他竟然打下了南苏城,那边择日不如撞日。”

“出击!出击!”

大营沸腾了。

骑兵们蜂拥而出,旋即列阵。

有人喊道:“前方武阳伯领军拿下了南苏城,他拿下了头功,兄弟们,咱们该如何?”

众人欢呼,“杀光高丽狗!”

喊声如雷,李窟哥不禁色变。

“这士气如虹啊!”

阿卜固低声道:“那年轻人……回头我和他试探一番。”

……

一支数千人的军队正在缓缓而行。

太阳西斜,照着人马,一股子孤寂的气息就这么散发了出来。

“那是什么?”前方的斥候很是好奇。

巨大的土堆矗立在道路中央,肢体伸出来,顶端一个头颅孤零零的看着他们。

几只黑色的大鸟飞了下来,啄食着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