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扫把星_第600章 执拗的太子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第600章 执拗的太子

迪巴拉爵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“夫君,起床了。”

“马上。”

贾平安睁开眼睛,自信的微笑,“又是阳光灿烂的一天。”

他动了一下脑袋,“哎呀!”

脖颈剧痛。

“落枕了。”

贾平安只是动了一下,脖颈痛的不行。

卫无双被吓到了,跑过来看了一眼。

“帮忙。”

贾平安僵硬的被扶起来,惨叫不断。

“阿耶!”

小棉袄来了。

苏荷进来,见状不禁大笑,然后把兜兜扔在床上,“兜兜快去寻你阿耶玩耍!”

“阿耶!”

兜兜就像是越野赛般的爬过去,贾平安偏头,马上惨叫一声。

兜兜被吓到了,愣在那里,乌溜溜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父亲。

“兜兜……”

贾平安伸手。

落枕太难受了。

没法操练,吃早饭都是把碗送到嘴边,慢慢的刨。

上马,贾平安说道:“阿宝,稳一些。”

阿宝不愧是四驱车,减震的效果也不错。

到了百骑,下马时巨难受。

贾平安别扭的进了值房。

“落枕了?”

明静干咳一声,“我会弄落枕!”

“果真?”

贾平安心中一喜。

“当年我在道观时和人学过。”明静一脸自傲,“经我出手,最多半日就好。”

这个有些意思。

“那就试试。”

明静走到他的身后,按住颈椎两侧的肌肉,“百骑贷……”

“这个月的免息!”

贾平安豪爽的一塌糊涂。

一番按摩,你还别说,贾平安转动脖颈,竟然好了大半。

牛逼!

“武阳侯。”

包东就像是鼹鼠般的出现了,“许尚书那边寻你。”

贾平安站起来,脖颈依旧有些扯着痛。

但好的太多了。

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
“多谢了。”

身后,明静得意的道:“小事一桩。”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,比如说明静就喜欢买买买。

李义府追求什么?

许敬宗出去了,把空间留给了贾平安和李义府。

这竟然是个见面会。

李义府笑的如十里桃花,贾平安笑的如同是十佳少年上台领奖。

这个老贼寻我作甚?

李义府从此会开始一段红得发紫的宦途。

但人不能太火,火了之后最好蛰伏一下。

这是贾师傅的经验。

李义府含笑道:“老夫的祖父原先为官,老夫跟着迁居蜀地。但老夫靠的并非是萌荫。老夫的文章被人赞颂,随即剑南道巡查大使李公举荐老夫进京为官。那也只是门下省的典仪。”

“后来老夫的文章被多人夸赞,一步步就这么上来了,并跟着当时还是太子的陛下……”

老鬼说这些做什么?

“老夫说这些,只是想告诉你,老夫并非是那等靠着阿谀奉承上位的奸佞。”

李义府神色坦然,“老夫投靠了陛下和皇后,有人因此说老夫是奸佞,可老夫若是不如此,长孙无忌就会对老夫下毒手……”

这个时代实际上和后世的宋明没什么区别,但凡成为皇帝心腹的都会被主流社会斥之为奸佞。

李义府讥诮的道:“帝王的心腹为何被斥为奸佞?皆因那些人把帝王看做是对头,想和帝王争夺权力罢了。”

李猫果然不愧是李猫。

李义府笑道:“武阳侯以为如何?”

这番话堪称是官场秘籍,一下就点穿了为官之道。

“世家门阀传家的学问中,这番话是必有的。”

这是在示好。

但他低看了贾平安。

“大唐分为三个部分。”贾平安觉得自己可以反向给李猫上一课。

你知晓世家门阀的这等秘籍又如何?

你可知晓后世屠龙术大成者的看法吗?

贾平安笑的很是云淡风轻,“其一为帝王;其二为群臣权贵,以及豪强地主;其三为普通百姓。”

屠龙术告诉我们,阶级不同,就别指望他们为你的利益说话。

许敬宗就在外面。

他担心贾平安被李义府给忽悠了,准备关键时刻冲进去一声断喝。

但听到这里,他不禁忘却了初衷。

“先帝说过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诚哉斯言!”贾平安先来了个政治正确,把自己的一番言论和先帝挂钩,“那些人一心就想攫夺更多的权力和利益,向上把帝王视为对手,关键是向下,他们会巧取豪夺……”

外面许敬宗,里面李义府,外加一个贾平安。

若是长孙无忌在此,定然会说群魔乱舞。

“李相只看到了那些人和帝王争夺权力,可看到他们向下巧取豪夺的坏处吗?”

李义府并未浪得虚名,“你是说……那些人鱼肉百姓,天长日久,民不聊生,随即……”

“李相何必震惊?”贾平安笑道:“你并非不知道……”

李义府愕然,“这话何意?”

贾平安说道:“你只是并未把百姓当回事罢了。”

谁不知道民不聊生的后果,可为何都视而不见?

万般理由汇拢在一起:百姓不就是牛马吗?

李义府微微眯眼,觉得眼前的年轻人需要重新审视一番了。

“老夫今日来此,只是想和武阳侯说说心里话。”

笑里藏刀的说心里话,贾平安真想看看他的手中是否握着刀子。

“李相请说。”

贾平安压根就看不到半点慎重的模样。

“老夫为陛下腹心,武阳侯也是如此,所谓合则两利,武阳侯以为如何?”

这是来求和?

不对。

这是做姿态!

贾平安想到了阿姐。

李猫啊李猫!

李义府此举定然是做给阿姐看的,所以才会寻了许敬宗来做中人。

他这番话一出,贾平安若是拒绝,那就是不识好歹。

贾平安微笑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!

李义府脸上的笑容依旧挂着,起身颔首,“如此老夫知晓了。”

他推开门出去,看到外面偷听的许敬宗后惊讶的道:“许尚书你……”

老许尴尬的道:“老夫忘记了东西,刚想回来拿。”

看看,李义府明明知晓许敬宗定然就在外面偷听,却一脸震惊的模样。

这演技杠杠的。

而许敬宗却尴尬的想钻进地缝里去。

演技太差了,应对太差了。

不过想到许敬宗干的那些奇葩事儿,贾平安就觉得这一切都是浮云。

李义府微微颔首,潇洒而去。

许敬宗进来就埋怨,“李义府如今进了朝堂为相,红得发紫,你不和他同流合污也就罢了,何必说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,这是撕破脸了!”

贾平安笑道:“许公,李义府笑里藏刀之人,行事只问利益,毫无底线,此等人我与他为伍……死后无颜去见祖宗。”

“你啊你!”许敬宗嘟囔道:“他定然会去皇后那里说你的坏话。”

……

李义府随即进宫。

“武阳侯说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武媚看了他一眼,“知道了。”

李义府旋即出宫。

回到值房,他对心腹说道:“贾平安颇有才,眼光独到。”

李义府颇为自傲,所以心腹觉得古怪,“相公竟然夸赞他?”

“他一番话把大唐诸人划分开来,更隐晦指出了百姓不能指望权贵豪强,只能指望皇帝。而皇帝也不能指望这些人,只能指望百姓的支持。可中间却隔着权贵豪强,两边相望,却无法联手。”

心腹震惊。

李义府笑道:“是个有才的年轻人,可却不知好歹。”

心腹低声道:“要不把这番话放出去?”

“权贵豪强本就是帝王的对头,从许久之前便是,说出去……徒惹人笑罢了。”

……

邵鹏出宫了。

“为何拒绝了李义府?”

“因为他是个烂人。”贾平安甩出了这个答案。

呃!

这话很有道理,但邵鹏却嗤之以鼻,“你看看那些官员和仇人都能共事,你虚与委蛇不就是了?”

贾平安不禁笑了,“我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弄他。”

罢了。

这个态度没得谈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